您好!欢迎访问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官网!
 
分支机构
最新动态 图片
分会动态 more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采访到麻辣诱惑创始人韩东本人,也不理解,这个品牌为何放着国内的小龙虾资源不要,而要花近3亿元到国外寻找小龙虾。
  随着耗时4年在埃及搭建的小龙虾供应链基本成熟,生产流程逐步走上正轨,韩东觉得,花这3亿虽然踩了不少坑,但也算物有所值了。
  《洪波高端访谈》周刊
  栏目策划/主持 :陈洪波(红餐网创始人) 
  2006—2011年是小龙虾品类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  当时,一篇污名化小龙虾的文章《小龙虾是虫不是虾》大肆传播,说小龙虾生长于重污染水域,携带大量致命寄生虫,并呼吁大家不要吃小龙虾。
  谣言让原本处在市场上升期的国内小龙虾市场大受打击,从上游养殖户到下游c端商户和消费者皆被波及,麻辣诱惑便是被重伤的品牌之一。
  所幸在2011年谣言风波逆转之时,麻辣诱惑重新杀回小龙虾领域,步步为营稳扎稳打,如今已是一个覆盖小龙虾堂食、外卖、零售全场景的餐饮集团,旗下有麻辣诱惑、热辣生活、麻小外卖共105家门店,覆盖北京、南京、武汉等11个城市。
  外卖连续4年稳居北京小龙虾外卖榜首,麻辣诱惑单店月营收最高能做到280万。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,敢想敢做且眼光长远,前后耗时近10年探索,终在埃及尼罗河落地生根。
  这个小龙虾品牌,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打造成实力派的?

  韩东谈麻辣诱惑和小龙虾的发展
  1 从麻辣味型到小龙虾,聚焦再聚焦  
  川菜中,“麻、辣”两种味型最为普适,东西南北的消费者都能接受,还有轻微的成瘾性,市场潜力很大。
  2002年,通过50多场市场调研求证了这一点后,韩东在北京创立了麻辣诱惑。以“麻辣”味型为细分市场,集中打造了小龙虾、田螺、水煮鱼和香辣蟹4款主打产品,从一堆川湘粤鲁地方菜中脱颖而出。
  2006年小龙虾出现负面消息后,麻辣诱惑的主产品小龙虾和田螺被迫下架,营业额直降30%,生存异常艰难。直到2010年前后,政府出面辟谣,小龙虾市场才逐渐回春。
  从政府的一系列引导中,韩东敏锐察觉到小龙虾市场已经得救,蓝海大幕即将拉开。他召集团队,决定改变四大产品定位,聚焦小龙虾,专攻小龙虾这条产品线。
  为何坚定小龙虾未来市场会越来越大?韩东有他的依据。
  首先,政府出面辟谣说明小龙虾是健康安全的产品,性质也就定了。
  其次,小龙虾本身具有成瘾性。其含肉量只有16%,就像嗑瓜子一样,吃不饱;而剥虾是一个撕扯过程,“撕扯”这个动作是对人类动物本能的唤醒,能释放压力、带来快感。消费者会喜欢这个产品,市场空间不会小。
  而从整个餐饮市场来看,原来的中餐产品极度依赖人工现场制作,不稳定,且整体复制性太弱,“只有聚焦品类细分市场,将精力集中,餐饮才有可能真正发力出来,规模化发展”。
  后来几年市场的暴涨,证明了韩东的判断并没有错。“现在小龙虾市场已经接近3000亿了,那个时候恐怕连300亿都没有。”
  2 踏实做产品,守住产品底线
  产品是一个品牌的基础,麻辣诱惑一直很踏实做产品。从小龙虾的口味出发,他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研究,打磨形成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,麻辣、清蒸、冰镇、火焰、蒜蓉、十三香、芝士、咖喱等8个系列共50多种规格。
  每一个味型都是基于小龙虾特性和市场需求而定,比如不同时期的青虾、红虾分别适合做什么口味、多高的温度烹饪能最好吃;虾线是挑除好,还是不挑?关于口味的每一步他们都反复烹饪试验,然后根据消费者反应做印证,不好就继续调整,知道消费者满意为止。
  为了打消消费者对小龙虾卫生状况的顾虑,同时凸显产品的特性,麻辣诱惑提出了“白鳃才是干净虾”的概念。
  在韩东看来,产品就是一个品牌的底线,而他始终坚信——生意可以慢慢做,钱可以慢慢赚,但餐饮人的良心底线不能丢。
  3 埃及野生虾,36小时送上国内餐桌
  在国内商家被小龙虾忽高忽低的价格虐得欲生欲死的时候,麻辣诱惑正不紧不慢地将埃及尼罗河流域的野生小龙虾运到国内,让国内消费者吃上了进口小龙虾。
  不得不说,麻辣诱惑这一步走得长远。在韩东看来,供应链是品牌命脉,能让品牌做到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”,提高市场快速响应能力;保证品牌的长久生命力。
  例如现在很多餐厅都无法解决的小龙虾季节性波动大,以致于夏、冬经营难以协调一致;再比如小龙虾分青虾、红虾,生产存在一定差异,控制不了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,产品品质就有可能失控。这些都需要供应链为品牌提供基本的保障。
  而在“人有我优”上,如何保证自己的小龙虾品质是最好的?
  从2011年开始,麻辣诱惑就开始在供应链领域进行探索。团队先后走遍了国内潜江、荆州、洞庭湖、盱眙等小龙虾产地,对各个品种的虾实地调研,但始终没能最终确定下供应地。
  直到与上海海洋大学一位老教授的交谈,点醒了他。“他建议我尽可能到国外布局供应链。”韩东说,教授看到的是很多人没有察觉到的国内水产养殖危机。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的水产养殖总量占了全球水产养殖总量55%,这意味着水产资源严重透支。养殖过程中,很多不能排解的农药、饲料等积存在土壤中,形成了不可逆的水、土污染,国内未来的水产养殖并不乐观。
  接受老教授的建议之后,麻辣诱惑开始放眼全球的小龙虾,寻找健康的白腮虾。
  “去过印度尼西亚等40个国家,2013年在肯尼亚建了工厂,后来因为当地政治原因备受打击,直接把工厂扔在了肯尼亚,损失惨重,直到2015年在埃及尼罗河河畔建工厂。”
  韩东感叹,在供应链探索的道路上,他们煞费苦心。探索了近10年,前后花费近3亿元,现在才初具雏形,其中艰辛无数。
  “昨天我还整理机票来着,两年36张往返埃及的机票,每个月至少要过去一次。一些同事甚至直接长期驻扎在国外,一年都很少回国。”
  尼罗河从阿斯旺到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,全程2200多公里是他们的小龙虾捕捞区域。投放25万条渔网,将当地5万多渔民纳入到捕捞体系当中。
  早上5点从尼罗河捕捞上岸的野生小龙虾,用20平米的冷藏小货车快速运送到工厂分拣、称重处理,下午5点包装好,乘着凌晨的班机,第二天就能端上国内消费者的餐桌。
  “为了保证野生小龙虾的鲜度,将从捕捞到运回国内的总时间严格控制在36小时内。”韩东介绍,去年,他们已经从埃及供应地进口了3000吨左右的小龙虾,未来这个产量还将增加,为麻辣诱惑继续扩大规模做强有力的支撑。
  4 北京小龙虾外卖四连冠,怎么做到的?
  美团的《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小龙虾外卖无论订单量还是交易额都增长迅速。交易额方面,2018年小龙虾外卖交易额是2017年的3倍;而2019年前5个月的外卖交易额已经相当于2018全年外卖交易额的72%。
  小龙虾外卖是一个正在爆发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里,麻辣诱惑早已经做得游刃有余,连续4年蝉联北京小龙虾外卖冠军。
  在韩东看来,外卖是麻辣诱惑的战略性布局之一。2014年,在美团、饿了么刚刚兴起尚不成气候,百度外卖还没开始的时候,麻辣诱惑已经察觉到小龙虾堂食以外场景的需求,并开始着手做外卖。
  因为是北京第一家做小龙虾外卖的品牌,没有任何参照全靠自己摸索,起步艰难,“最开始一天只有两三单”。
  为了打开市场,他们用了最笨的方法:把核心顾客约到店里吃小龙虾,通过调研了解他们对小龙虾外卖场景的需求,根据这些人提的意见,从口味、分量、包装、餐具乃至餐前餐后使用的纸巾都逐一进行改进提升。
  同时,为了保证外卖品质,麻辣诱惑另建了区别于堂食的外卖品牌——麻小,将堂食和外卖分开两条产品线,按场景需求和成本结构重新规划。
  为了保证配送服务到位,麻辣诱惑还自建了配送团队,将配送环节可能出现的意外也把控住。随着外卖规模的扩大,现在麻小也与第三方配送合作,团队配送员达300个,配合32个外卖厨房,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。
  韩东介绍,目前麻小外卖仅在北京地区有,人均客单价在180元左右。去年世界杯期间,麻小外卖的当日最高单量甚至突破了200万,现在的外卖年收入也能达到4~5亿元。随着生产、采购、物流、营销等整个外卖体系的成熟,他们正在准备将麻小推广到更多城市。
  5 三个品牌齐头并进,集团进入高速发展期
  麻辣诱惑食品旗下分化出了麻辣诱惑堂食、麻小外卖和热辣生活零售三个事业部,几乎覆盖了小龙虾的所有消费场景。
  2017年3月,麻辣诱惑集团旗下热辣生活和麻小获得五岳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;同年8月,热辣生活获得高榕资本领投的1.4亿元b轮融资;2018年1月,热辣生活再次获得经纬中国领投的1.6亿元b+轮融资。
  五岳资本合伙人蒋毅威曾对媒体表示,投资麻辣诱惑食品旗下的两个品牌,主要看重的是其供应链,以及能改变产业链条成本结构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,而不是一味只讲品牌故事。
  务实,可以说是麻辣诱惑的团队精神。不管是产品研发、打磨,还是外卖服务细节的优化,亦或是对供应链的执着,都是基于大量市场调研和行业趋势审时度势而行,
  现在的麻辣诱惑,更像是海面上的一座冰山,只看到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,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实力才是他们厚积薄发的根本。
  “我自认为仍然对品牌有一点小理想,希望做品牌是奔着百年去的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基本的原则就不能放弃。”
  韩东表示,随着供应链逐渐成熟,麻辣诱惑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快速发展,将战场延伸到更多城市。而这两年他们也在慢慢摸索连锁加盟模式,并于今年5月份开放了麻辣诱惑品牌加盟。发展速度不求多快,重要的是保持住品牌的质量。
 
分会列表